您好,欢迎浏览鞍山市卫生健康委员会网站!
医改动态

王虎峰:专家对医改要有想法、有说法、有做法,还要有办法

文章来源:鞍山市卫生健康委员会     添加时间:12/19/2017 12:53:34 PM    浏览次数:657次


    2017年中国医改传播高峰论坛圆桌对话

    在论坛上,中国人民大学医改研究中心主任王虎峰教授获评“年度最受关注医改专家”称号。就“医改中专家如何发挥作用”这一话题,王虎峰与主持人有如下对话:

    刘立夏(主持人):

    本次大会特别设置了圆桌对话环节,请医改实践者、理论探索者、经验传播者三方代表就做好医改宣传,讲好医改故事进行经验分享。

    实际上把改革和宣传工作结合起来非常难,就像把医改理论解读好剖析好当好政府的智囊一样难,下面有请王虎峰教授分享一下您的经验和体会。

    专家对医改要有想法,有说法,有做法,还要有办法  

    王虎峰:

    首先我对今天当选年度最受关注的专家表示感谢!

    会议提供这个机会让我和大家交流,我想还是要谈几句我们学者的想法。这个会很成功,特别是国务院医改办领导,王贺胜主任,还有有关司局这么支持,这是我没想到的,我要说的话就是作为一个学者怎么去理解政策的宣传,我的心路历程,从不认识,到认识,到再认识的过程。

    十年前我最初在研究医改的时候,如果说在非核心杂志上写个文章,很多圈内人嘴一撇,这个文章有啥劲?如果在报纸上接受采访,嘴又一撇,这算什么水平?我认为:研究医改还是要和行业、真正接地气的大众接触。我连续写了三本关于医改的书,《解读中国医改》、《中国新医改理念和政策》、《中国新医改现实与出路》,我自己称之为医改三部曲。

    有一次学校组织参加社科成就成果评奖,我觉得医改书写得还可以,我把这个交上去,学术委员会讨论,结果是认为这个书写的谁都能看得懂,这不是学术的东西,没法参加成果评审,就退回来了。

    当时很受刺激,这个医改书怎么写?后来我又继续跟踪研究医改,越研究越觉得,作为一个研究政策的人,如果你提出一个政策,理论上讲不清不行,现实当中没有案例不行,提不出可操作性东西来不行,如果别人真的让你出招,你没有招不行。我一定要坚持这个研究路线,宁可不要评奖成果,我也要坚持。

    研究的结果是到了“再认识”的第三阶段,真的去做了,发现真不容易。作为“学院派”,真的到实际接触政策、研究政策并提出解决方案那可不是简单的事。

    我有几个感受,学者理论联系实际,需要:有想法,有说法,有做法,还要有办法。

    首先有想法。你愿意到实际当中去,这样的学者还是不少的。有了想法得有说法,得有自己的理论,得有自己的观点,不能简单引用别人的,甚至谁对我好我就说谁的对;你对我“不好”,就说你不对,你说什么我都说你不对,这也不是学者要做的事。独立、客观,真有自己的东西,并且要能坚持,这个就不容易。

    有了想法有了说法,还得有做法。你得拿出你的做法,让别人看这个想法和说法是对的。有一次我参加研讨会,当时听众提了很多问题,我早忘记了。隔了很长时间,有一个人见到我说,王老师,你参加研讨会说什么了,你说的那句话非常解气、非常解渴。我回忆不起来了,就问他是什么回事。那人说别人问你某某某教授某某学者有什么观点,你怎么看?你当时就说了一句话,你说:你想法好,得拿出做法,如果你说的这么好,你认为这个观点很好,那你拿不出做法,找不到做法,就不能够服人。天天说这个想法那个想法的,没有做法,是不行的。

    我为分级诊疗,从2013年开始承担国务院医改办课题,2014年开始跟踪研究厦门模式,从发现、总结梳理模式,再到上升为政策,再进行独立评估,为这些事我专程去了七次。一般三到五天、有时一周。最近又去了,评估他们的成效,拿数据。怎么拿?不光卫生部门、医院,还有医保的,为这个事我找到了上至国家卫计委、人社部,下至省市有关部门,还有具体负责的工程师,不厌其烦地一定把数据拿到手,花了半年多时间。最近要发布评价结果了。这是我国真正的第一份几个部门联合提供数据的连续跟踪的分级诊疗成效的东西。

    因此,要有做法,还就得有办法。最近我去邯郸搞医疗服务价格动态调整试点,七个月去了七趟。一开始拿不到数据,不给你,我给国务院医改办汇报,向省里汇报,跟市委书记汇报,跟市长汇报,做他的工作,办法就是我概括为“软硬兼施”:

    除了给领导汇报,我还做感化工作。举个例子,喜欢上朋友圈的,每次你们做好了吃的,不能吃要先拍照,发到朋友圈,朋友一点赞开始吃。我每次见领导开会之前或者吃饭之前先加微信,加了微信开始推微信,我个人的“健康与医改”公众号走到哪儿就推广到哪儿。今年发了173篇,影响的、看过的怎么着也有上百万。不厌其烦地推,不厌其烦地感化,最后感动了他们。他们说,你学者又不拿我们的工资,又提不了干,天天这么弄,为我们鼓与呼,我们都觉得应该配合。因此,我觉得宣传就是凝聚力,宣传就是推动力,宣传就是战斗力。我现在研究医改,以后我要辅修传媒专业。

    刘立夏(主持人):

    感谢王教授的精彩分享,让我们了解了专家学者的做法当然还有挑战。王教授一直以来和媒体保持着良好的沟通互动。还有什么好的建议和想法?

    王虎峰:

    我一直在琢磨,分析观察问题,我观察到这样一个现象:当今社会,如果你在医学口里面研究一个脏器,如心肝脾肺肾研究得好,当个主任院长没问题;如果你深入研究细胞,研究基因、分子水平,当个院士有希望了;如果再深入研究暗物质,引力波,那没有几个人搞懂的,你未来可以拿诺奖。知道的人越少,越神秘的,评价越高,得奖越多!

    我们研究什么?研究13亿人的医改政策,并且还要让老百姓都能听得懂;研究大国的健康政策,最好是妇孺皆知,也要让老百姓听得非常清楚,这工作做再多,那肯定是啥科研奖都拿不到。但是,国家需要、人民需要,我们就得做。

    怎么做?中国人民大学医改研究中心在国家卫计委体改司、宣传司的支持下打造一个平台,实现“两个连接”:

    第一个,连接政策研究和媒体传播,政策研究不能自娱自乐自说自话自我欣赏,我们把政策研究通过媒体各种平台、端口传播出去,让大家知道,不能在媒体上总出现哪个地方有人吃玻璃、吃土等奇闻异事就上健康版头条。我们很多的政策的东西要让老百姓知道。

    第二个,连接国际。国内改革搞得轰轰烈烈,国外没有资料,人家不知道你在干什么,我们也是关起门来自己忙得热火朝天,学者应该尽力,通过我们这些科研平台去传播大国形象,我们医改的宣传也应该做。在这方面还有一个小的建议,宋司刚才提了健康教育的事,非常好,我听来听去,过去健康教育专家都是技术专家、传播健康知识的,要增加健康政策的教育,知识应该跟着政策走,让我们的政策成为大家的自觉行动,这个事就好办了。

来源:健康报

  
  

鞍山市卫生健康委员会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5-2019                         网站地图

主办单位:鞍山市卫生健康委员会                                       技术支持:金航网络公司

电话:0412-5532302    传真:0412-5536192    通信地址:鞍山市铁东区东山街58号

网站标识码 2103000001     辽ICP备 05001285号     辽公网安备 21030202000202号